您当前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 政法文化 / 文化建设
岂因员额舍法槌
浏览次数:927发布时间:2017-01-24

岂因员额舍法槌

   这是信仰的时期,这是怀疑的时期;这是希望之春,这是失望之冬;我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,我们面前一无所有。这句狄更斯的至理名言,正是我们当下时代的真实写照。

   司改已启,员额将行。对人民法院来说,法官员额制改革是一场深刻的自我革命。面对改革,有乐观者欢呼“漫卷诗书喜欲狂”,有悲观者感叹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。客观来说,员额制改革对很多法官来说,的确是“动自己的奶酪”,毕竟只有不到40%的幸运儿能够进员额,谁将“理所当然”跻身主座,谁又将“时运不济”戛然退场?这一切都未可知。

   历史告诉我们,改革,改革,有改就要有革。改革总会革去部分人的利益,皆大欢喜的改革是不可能的。面对以法官队伍重新洗牌为指向的员额制改革,表面沉默、内里翻腾法官不在少数。一时间,全国法官陆续选择离开,“法官离职”这一业内外絮叨过多年的老话题,再度被舆论翻炒,各类文采飞扬的辞职信被反复刷屏。那位岳法刘公的辞职信如是道出了法官们的无奈:疲命于杂务,掣肘各情形,累案牍、显劳形,业务未见精进,激情日渐消弭,忧年华不再,登临无期。

打量改革图景落入凡间的现实投影,我也曾忧思重重,四顾而茫然。一名研究室的助理审判员,准确来定义,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法官,只是徒有法官之名,没有法官之实,只是纸上练兵写过裁判文书,却未躬亲一线坐堂问案。所以,员额制改革无论是“唯岗位论”,“唯资历论”,或是“唯职级论”,于我而言,进员额都是奢望,更大可能是助理审判员“就地卧倒”转化为法官助理。

   环顾周边随波逐流的骑墙者,绕树三匝的纠结者,更有脱袍挂锤的离去者,我常在想,怎样才是一名合格的法官?或许在当下,有坚定的法律信仰,有专一的法律情怀,做一名潜心笃志的坚守者,不忘初心而得始终,就是一名很应景的合格法官。

   很多时候,人们很难专注于一件事,从表面上看,是外物纷扰、诱惑太多,其实不然,根由还在于心不静。法官的心猿意马、左顾右盼,也亦如此。前不久,看到一篇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《人生需要一块聚光镜》,我觉得就是对当下处境最好的回答。他说,“日光不经透镜屈折,聚于焦点,绝不能使物体燃烧”。人的一生,同样需要一块聚光镜。很多人都有这样的读书经历,花时间把一页读通读透,比囫囵吞枣地读好几本书,更有收获。的确,面对纷繁复杂的世界,面对层出不穷的诱惑,三心二意、浅尝辄止、眉毛胡子一起抓,纵然能力再出众,也难免跌进“捡了芝麻丢了西瓜”的陷阱。相反,心无旁骛、全神贯注,方能百炼成钢。

是的,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。如果眼光只追随物质、名利,那么能留给精神层面、职业领域的精力必然少之甚少。相反,那些专注于自己的专业,清心耕耘自己的“一亩三分地”,不功利,不世俗,不随波逐流,不人云亦云,不为五斗米所困,不为权贵所累,必将会在自己的领域小有建树。那些肯潜心钻研学术,愿意倾尽全力对待每一起案件的每一个当事人的法官,是最有人格魅力的。因为心中满满地盛着天平和法律,就没有多余的空间去容纳其他杂质。

   面对改革,多一些平常心,少一些功利心,多几分老僧入定般的淡定,多几分古井不波般的从容,一步一个脚印。要知道,法治社会不可能一蹴而就,司法权威不可能朝夕确立,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命运,我们这一代年轻人也许注定会成为本轮司法改革中的垫脚石。明天也许不属于我们,后天也许也不属于我们,但未来总有一天属于法治。这一站也许是司法的寒冬,但下一站必将是法治的春天。愿你我都能做一个潜心笃志的坚守着,引颈而望功成!

主办单位:中共霍山县委政法委员会 霍山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联系电话:0564-5033110
备案号: 皖ICP备16021177号-1 技术支持:商网信息

您是第位访客